京ICP備17051201 ??公安備案號:11010202007550
會員動態
新聞詳情

防范化解金融風險  奮力跨越重大關口

 二維碼 239
發表時間:2018-06-26 16:26來源:銀保監會網址:http://www.cbrc.gov.cn/chinese/newShouDoc/54E46112B10C42A482140DF6DA82B67A.html

防范化解金融風險  奮力跨越重大關口

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

郭樹清

李強書記、小川理事長、應勇市長、易綱行長

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

大家早上好!很高興時隔六年再次參加這個論壇。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同志作為黨的領袖對金融工作發表了一系列重要講話全面系統深刻地闡述了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問題,不僅在我們黨的歷史上前所未有,在國際政治實踐中也極為罕見。

有商品生產和貨幣交換就有金融風險。無論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還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都會發生不平衡、不協調。但是迄今為止,多數國家仍然通過危機來強制調整,付出沉重代價后,恢復經濟金融平衡。只有在我們國家,才能夠做到由中國共產黨統一領導,各級政府主動作為,集中動員全社會力量,及早防范化解各類風險,防止生成系統性金融危機。

習近平總書記關于金融工作的理論和政策論述,深刻把握現階段經濟金融運行的內在規律,形成了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中國方略,充分體現了中國智慧。其核心要義就是,從國情現實出發,以自我革命的理念和方法,主動消除經濟金融隱患,成功跨越重大關口,確保“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順利實現。“自我革命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發展的動力源泉,是處理新時代各種社會矛盾的基本方式,因而也是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根本途徑。

我國現階段的金融問題具有極大的特殊性。總的歷史背景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新興市場經濟、“三期疊加”,同時處于市場化、國際化不斷深入,經濟增長正在向高質量發展轉變的特定時期。這種特殊性決定了我們面對的矛盾更為復雜,有些風險的形成有著深遠的歷史原因,必須以更積極的態度處置各類隱患,以經常的“小震”釋放壓力,避免出現嚴重的“大震”,總體上要用事先的而不是事后的、主動的而不是被動的、整體的而不是零散的方法,去矯正各種偏離,及早恢復經濟金融平衡。

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直接領導和指揮下,我們展開了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一系列戰役。在工作實踐中,有以下幾個方面體會較深。

一是底線思維防患未然。總書記指出,要把各種困難和復雜性估計得更充分一些,把可能的風險和挑戰想得更深入一些,從最壞處著眼,做最充分的準備,朝好的方向努力,爭取最好的結果。中國自古就有“治未病”的醫學思想,防范化解金融風險也需要樹立預防為主的意識,做到早發現早預警早處置努力把風險消滅在萌芽狀態和早期階段。近年來,針對房地產貸款、地方政府債務和互聯網金融等系統性風險隱患較大的領域,我們設定審慎監控指標,開展壓力測試,加強清理規范,及早介入干預,有效遏制了風險累積。同時督促銀行保險機構在經濟上行期,加大撥備和準備金計提力度,多渠道補充資本,不斷提升應對風險沖擊的能力。

二是穩定大局逐步加嚴。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既是一場攻堅戰,也是一場持久戰。治理金融業內部層層嵌套、自我循環,必須充分考慮機構和市場的承受能力,在保持國民經濟列車平穩運行拆除“炸彈”,防止出現“處置風險的風險”。在化解“類信貸”業務風險過程中,我們沒有全線出擊、四面作戰,而是合理安排過渡期,先由機構自查再由監管部門檢查,有計劃、分步驟,漸次達成目標。在整治同業業務時,先從規范同業投資和同業理財入手,使特殊目的載體投資放慢增幅,繼而出現負增長。同業理財余額逐月下降,至今已壓減三分之二。與此同時,同業存放和同業存單則只有較小變化。直至去年底今年初,才開始啟動規范委托貸款和信托貸款,同樣沒有采取“一刀切”和急剎車的辦法。

三是統籌兼顧突出重點。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必須善于抓主要矛盾,優先處理最可能影響全局、威脅整體的問題。在推動去杠桿過程中,金融管理部門堅持以結構性去杠桿為基本思路,優先推動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降低杠桿率。針對交叉金融野蠻生長、影子銀行急劇膨脹等突出問題,我們及時開展市場亂象綜合整治,有力遏制了銀行業和保險業資金脫實向虛勢頭一年多來,銀行業在保持12%以上信貸增速的同時,總資產規模少擴張20多萬億元在發展方式轉變和總保費收入下降的情況下,保險的保障功能不斷增強,今年前4個月,人身險中純保障類產品占上升2.9個百分點。

四是區別對待分類施策。根據不同領域、不同市場的金融風險情況,采取差異化、個性化的辦法。工作實踐中,對于不法分子控制的金融集團等“惡性腫瘤”,毫不手軟,及時實施“外科手術”對于情況復雜、牽涉面廣的案例,采取徐緩調理的辦法,通過“慢撒氣”逐步緩釋,條件具備時再果斷出手在這方面我們要特別感謝上海市的支持和配合。對于“金融科技”,英國等國家提出了“監管沙盒子”的概念,而我們采取的實際上類似“監管沙房子”的框架,可能需要逐步調整優化。

五是抓住時機攻堅克難。總書記指出,應對金融風險和挑戰必然要付出代價、經歷痛苦,我們必須勇于直面問題,敢于碰硬、善于碰硬,把握時機,主動出手,及時消除隱患。去年以來,我們督促銀行利用當前撥備較充足的有利條件,做實貸款分類,真實反映信用風險。目前逾期90天以上貸款與不良貸款之比,已由高峰期的近120%降至100%以內。同時鼓勵銀行綜合運用壞賬核銷、現金清收批量轉讓等手段,加大不良貸款處置力度,2017年以來共處置不良貸款1.9萬億元。有的觀察家將這些行動解讀為銀行的負面訊息,恐怕不太合理。

六是標本兼治依法規范。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是系統性工程,必須及時采取措施強力治標,有效處置重大風險事件,同時,要對所有違法違規行為全面排查,嚴肅處理,力爭在最短的時間內把市場上的歪風邪氣壓制下去。但是從根本建立起規范有序的金融市場體系,注重加強金融法治建設,補齊監管短板,這樣才能從根本上鞏固治標成果。2017年銀行業重點推進70多項補短板項目,已完成48項,今年又新提出40多項;保險業去年以來修訂出臺規章和規范性文件60多項。

七是回歸本源服務實體為實體經濟服務是金融的天職,也是防范金融風險的根本舉措金融系統堅持以服務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全國成立1.68萬個債權人委員會,積極推動企業的財務重組和破產重整。在著力破除無效供給的同時,支持培育新動能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2017年銀行業新增減費讓利440億元,今年一系列新的降成本措施正在陸續出臺。信貸增速繼續明顯超過貨幣供應量和國內生產總值增速,小微企業貸款持續實現“三個不低于”目標。目前,小微企業貸款覆蓋率17.3%,申貸獲得率95.1%,但是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還需做出新的努力。

八是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總書記指出,回顧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金融業發展歷程,解決影響和制約金融業發展的難題必須深化改革。在利率、匯率市場化不斷深入的條件下,我們積極推動完善公司治理結構,強化股權管理,優化機構布局,健全市場體系,持續提升我國金融機構的核心競爭力。有的同志對金融業對外開放心存顧慮,認為開放金融服務業可能沖擊中國的金融市場,引進外資股東可能威脅國家金融安全,這種擔憂是多余的。到目前為止,外資銀行在我國的市場份額只有1.3%,外資保險公司也不過6%左右。事實上,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中國的商業銀行、證券公司、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更無法想象有許多中國金融企業進入全球銀行業和保險業的前列。金融業擴大開放是增強我國服務業競爭力、提升全要素生產率的迫切需要。按照總書記提出的“宜早不宜遲,宜快不宜慢”的要求,我們正在加快落實金融業對外開放舉措。

九是黨的領導和群眾路線。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必須堅持黨中央的集中統一領導,確保金融改革發展正確方向,并服從服務于人民群眾根本利益總書記強調,要把黨的群眾路線貫徹到治國理政全部活動之中。人民群眾既是金融監管保護的對象更是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活動的重要參與者和依靠力量在實際工作中,我們注重發動群眾,讓群眾在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過程中實現自我教育,提升自身免疫力,同時成長為治亂象的生力軍在打擊非法集資過程中,努力通過多種方式人民群眾認識到,高收益意味著高風險,收益率超過6%的就要打問號,超過8%的就很危險,10%以上就要準備損失全部本金。一旦發現承諾高回報的理財產品和投資公司,就要相互提醒、積極舉報,讓各種金融詐騙和不斷變異的龐氏騙局無所遁形。

在充分看到成績、樹立必勝信心的同時,我們也清醒認識到還面臨一些突出問題。一是自我革命本身意味著許多特有的困難。刮骨療傷,壯士斷腕,知易行難。既有傳統觀念的束縛,也有利益固化的藩籬,大多涉及體制機制調整,需要更大的決心和勇氣。二是道德風險根深蒂固。相當多的金融機構仍然存在“壘大戶”情結,不少企業高度依賴債務投入,各類隱性擔保和“剛性兌付”沒有真正打破“預算軟約束”投資饑渴癥”問題仍然比較突出,市場化法治化破產機制遠未形成。三是一些地方、部門、銀行和企業缺乏應有的緊迫感和危機意識,對去產能、去杠桿心存僥幸,對不良資產處置和“僵尸企業”出清等待觀望、猶豫不決,總希望國家出臺政策給予救助。四是平衡各方利益面臨很多制約隨著改革不斷向縱深推進,兼顧多重利益的難度越來越大,調整越來越困難,有待于各個方面付出更大的努力。

在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征程上,需要著力解決一些領域滯后的問題,加強薄弱環節。當前需要優先考慮的有以下幾個方面:一是加快企業結構調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正處于膠著狀態,必須求同存異,尋找最大公約數,建立健全企業、銀行、政府各方責任共當和損失分擔機制,加快“僵尸企業”退出,加快困難企業重組,加快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同時,要注意防止生產過剩,形成新的庫存。二是妥善處理企業債務違約問題。市場經濟下出現債務違約十分正常,相比國外,我國企業債務違約率總體仍然較低。到2018年5月末,企業債券違約后未兌付金額,只占存量信用債總金額0.43%。要遵循市場規律,實行差異化金融政策,對于長期虧損、失去清償能力的企業要堅決退出,對于出現暫時經營困難的企業相關各方要加強溝通協商,采取積極措施共同努力,幫助其渡過難關。大力推進信用建設。金融機構作為信用中介,要帶頭講誠信,真實反映資產情況,真實披露相關信息企業要依法披露自身信息,特別是對債權人更要及時、全面、準確地通報經營狀況。去年以來發生債務危機企業提供的教訓是,必須防止四處借貸、盲目擴張。一旦出現償債困難,應主動作為,及時調整經營結構,收縮產業鏈條,提高償債能力。各地區各部門都要加強信用體系建設,依法依規增進信用信息共享。四是努力解決成本問題。無論是金融企業還是非金融企業,都要認識到,做假賬就是違法犯罪。所有投融資活動都要在陽光下進行。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仍然存在著大量的媒體網絡虛假廣告,誤導性宣傳,欺騙性投資咨詢和理財顧問,已經成為影響社會穩定和諧的公害。究其原因,說到底還是處罰太輕,不足以形成震懾,這種局面必須改變。要加大懲戒力度,對違法違規者必須嚴懲,必須讓他們付出沉重代價。五是合理把握金融創新與風險防范的平衡。金融創新有利于滿足金融消費者多層次、個性化需求,有利于支持實體經濟發展,也要有利于金融風險防范。對于不當創新、過度創新等行為,監管部門要加強監督檢查,及時發現制止。對于假創新、偽創新現象更要及早揭露,及時處罰。加強機構投資者隊伍建設。持續培育價值投資、長期投資理念,強化金融機構的專業化分析研究能力,努力促進一流水平投資銀行的形成。資管新規和即將發布的理財業務監管辦法,有利于機構投資者隊伍的壯大,有利于投資資金的優化配置,有利于解決直接融資比重過低問題,有利于整個金融體系“開正門、堵旁門”,加速走向規范化、透明化和法治化。中國多層次資本市場一定具有廣闊的發展前景。

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堅信,只要我們牢固樹立“四個意識”,不斷增強“四個自信”,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為指導,認真踐行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中國方略,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勇于自我革命,就一定能夠打贏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成功跨越這個重大關口。


會員登錄
登錄
我的資料
購物車
0
留言
回到頂部